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万千世界

民族复兴,匹夫有责

 
 
 

日志

 
 

抓住中国哲学发展的机遇(专家访谈)——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叶秀山  

2007-11-09 12:36:22|  分类: 考试学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报记者 胡欣

     《人民日报》 ( 2007-11-09 第15版 )

  叶秀山先生是我国著名哲学家和西方哲学史研究专家,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咨询委员会委员。2006年当选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并荣获中央组织部、中央宣传部、人事部、科技部授予的“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荣誉称号。不久前,记者就当今中国哲学发展的机遇问题,对叶先生进行了采访。

  哲学无论中西,都是最普遍的学问,就是那个最根本的道理

  记者:叶先生,就我们今天谈话的主题——关于中国哲学的发展机遇,您想向读者传递什么信息?

  叶秀山:哲学期待着发展。在中国,哲学有可能发展。

  20世纪末期,欧洲哲学发展比较缓慢。德、法哲学,现象学包括解释学,在胡塞尔、海德格尔、伽达默尔之后,哈贝马斯有不少贡献,法国还有一些创造性的哲学家,此后就少有突出的人物了。语言哲学有些新东西,但少有大思路的突破。英美方面,哈佛学派在蒯因之后也不太景气。专业学问的深浅是一回事,但纯粹的眼光没有了,开一代风气的哲学家后继乏人。

  中国哲学有着很深的根源,上下五千年,起码有老子、孔子,之后有宋明理学。然而,中国传统哲学也需要发展。这里,我们谈的是纯哲学,即用纯粹的眼光看问题。纯粹不是单一,是复杂中的纯粹。“和而不同”很好,但还没有超出感性,常识就能理解。海德格尔讲,哲学必须有一种意识——觉悟到存在问题。存在的问题、形而上的问题一提,哲学才出来。形而上的问题中国有,但还不够清楚。“是”在希腊也是含糊的,但已经有“存在”的意思在里面了。这个“是”要跟“存在”联系起来思考,就是形而上的问题了。这才是哲学问题。中国传统哲学一般想到的都是那个“什么”,而不是蕴涵着“什么”的“是”,单独的“什么”还是一些经验的东西,因而中国传统哲学要设法摆脱“诸存在者”的束缚。尽管中国的辩证法思想很丰富,其中也有发人深思的超出感觉之上的东西,但是提升得还不够。辩证法不是“冷热”、“左右”、“上下”这种简单对比式的,而是理性的。现在,中国哲学发展的客观条件已经很好,我们应该趁着这个大好时机,好好学习人家的东西,接受人家的挑战,提高我们自己。

  记者:这些年来,“比较哲学”盛行,一些人热衷于“原汁原味”。

  叶秀山:“原汁原味”当然很重要,但简单的比较还不够。实际上,对比是一种方法,是很初级的阶段。比较不是目的。哲学不分中西,哲学是最普遍的学问,就是那个最根本的道理。中国哲学,西方哲学,不好说谁超过谁。从我们的角度说,还是应当学习人家的东西,把它们揉进来。像和面那样,水和面不分,中和西不分,那你说是谁的?我们把博物馆的东西拿出来展示给世人,当然值得以此为荣,但这还不够。就是“国宝”,也要让它活起来。康德哲学就是浑然一体的,你说哪些是希腊的,哪些是罗马的?德国人以康德为荣,但他的哲学不仅仅是德国的,而是全世界的。

  哲学不在于死学问,关键在于得哲学的“气儿”

  记者:您说当代哲学发展的契机在中国,是讲中国哲学家负有这样的使命,还是说中国哲学富含一些内在的优势呢?

  叶秀山:我是讲中国哲学家的历史使命,也是说我们有这样的优势,当然并不能说中国哲学现在已经拥有引领世界哲学的优势。我想说的是,希腊哲学在非希腊,西方哲学在非西方;反过来说,中国哲学也在非中国——要向德国的、法国的、英国的哲学学习,通过融会贯通来发展我们的哲学,这就是辩证法。历史上,希腊人并没有把希腊哲学发扬出来,而真正使希腊哲学发扬光大的是非希腊的英国、法国、德国。中国的问题在于后人没做好。古人对得起我们——老子五千言。巴门尼德才多少?残篇就一点点,泰勒斯就一句话,后人却有能力从它开创出那么大的局面来。哲学从古希腊、古罗马到意大利文艺复兴,然后是英国、法国再到德国,作为一门专业学科,发展成熟了。今后往哪里走?哲学发展应该有专业的人员认真来做。做起来是难,但也未必都要“皓首穷经”。谢林25岁写的书,我们现在还念。哲学不在于死学问,关键在于得哲学的“气儿”。有的人能得这个“气儿”,有的人搞了一辈子也未必能得这个“气儿”。

  现在纪念中国社科院建院30周年,这30年确实出成果。也许可以说,干早了不如干巧了,我个人的体会是这样的。以我们中国人的背景,接触京戏容易,而走进西洋音乐就难,读西方的书也是一样。我一直主张年轻人读经典,我在北京大学给本科生上课时要求他们读康德读黑格尔。18岁读,20岁读,30岁、40岁读……我70岁了,还在读。开头难一点,念不懂,但会有个印象。我们要相信那些大哲学家,黑格尔真要是那么肤浅,他能有那么大的影响?几次被打成“死狗”都没有死掉?真正做学问的人不会大言欺人。不要一上来就评论,而首先是理解,理解到最后你可能还是批评他是唯心论,但你这个评论就跟以前先入为主的印象不同了。我说过一个听戏的例子,有的段子听过无数次,但再听那些大师的录音,有时还会突然注意到某个细节我怎么从来没注意到?读书也一样。杠杠都画满了,怎么每句都画了?因为这时候看的是这一点,那个时候看的是那一点。都画满了,意味着人家的话不是随便说的。这样的念书态度慢慢形成之后,可能便于“揉起来”。

  哲学不是小聪明,而是大智慧

  记者:从哲学专业工作者的角度,“爱智慧”是他们情愿的选择;而现在的年轻人,他们也“爱智慧”,愿意变得聪明而豁达,但总是苦于不得其门而入。那么,青年们应当怎样走进哲学呢?

  叶秀山:哲学不是小聪明,哲学是大智慧。小计谋小聪明也重要,但高雅的东西缺乏了也是个问题。什么是大,什么是小?大,就是“至大无外”,生死存亡。对于生死存亡问题、存在与非存在问题,要从理论上、思想上去把握它,人人都要面对,不能醉生梦死。忧患意识等等都是从哲学的根基里萌发出来的问题。哲学就是敲警钟,就是苏格拉底说的“牛虻”,“叮”你一下,刺激你一下。哲学小用处没有,但它有大用途。其实,哲学跟钱也没仇,也不是越穷越出哲学,但是哲学不把金钱放在第一位。世事纷繁,各业相殊,更多的人在为技术为财富而奋斗,但只要人类存在,宇宙、人生的最普遍、最根本的意义就不会完全失落。

  记者:我有个曾在国外学习生活了多年的朋友,现在生活和工作条件都很不错,却总感到困惑,生活的意义是什么,找不到。

  叶秀山:提出这样的“大问题”,有时小孩子可以提——好奇心,老人可以提——一辈子下来了。若是年轻人提这个问题,问题就大了。这时哲学就该发挥作用了,能当老师了。但现在还是不多,只是少数聪明的人或敏感的人提这些问题。可以说,哲学是在没事的时候要有事,没问题的地方要有问题。经济建设要抓住机遇,哲学发展也有个机遇问题。思想的机遇、学问的机遇失掉了,也挺可惜的。当然我们不想称霸,但我们在思想上为什么不可以更明确地做这件事——努力成为一个哲学上过得硬的思想大国呢?我们本来就是一个思想大国,无非是在与异己思想接触之后,还要积蓄自己的力量,更下功夫做这个“揉”的工作,揉到中西不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样哲学思想才能有大的突破。

  记者:您一直主张中西文化包括中西哲学应当会通和合。您说中国古代圣贤与西方古代哲人的精神有许多暗合之处,但前者虽不乏体会深刻却少了后者的思维缜密。

  叶秀山:是的。咱们的毛病是小得可爱,大得不够。“大”、“小”并无褒贬之意,只是比喻一种特点。我们讲“大智若愚”,得有个“傻劲儿”——打破沙锅问到底。眼见为实还不行,必须证明。希腊人不就是那么“傻”吗?我看见你在跑步、飞矢在动,看见了还不行,还得证明。不好证明呵,琢磨去吧,一琢磨就是几千年。到了柏格森,又考虑电影镜头、连续性和非连续性,这后来成了大问题了。这就是“傻”呀,科学就是“傻”出来的。一位逻辑学家跟我说过:在上大学的时候,他是学数学的,也喜欢哲学。他用逻辑的方法解数学,用“同一律”解数学题,做了好多张纸。搞数学的同学看到了说,你发疯了,用两个公式一代不就完了吗?他不理会,就这么做——“正—负—正—负”——计算机原理用上了,“傻”出来的。

  我们现在有这么好的现实环境,这么好的历史思想积累,没有理由不抓住当前的大好机遇,加倍努力工作,以期不负古人和今人。衷心希望我们中国出一批哲学家,希望能看到中国哲学“群星灿烂”。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