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万千世界

民族复兴,匹夫有责

 
 
 

日志

 
 

自由主义(二)  

2007-04-03 15:40:04|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自由主义的原则

(一)个人主义
     个人主义是自由主义的最根本原则。当然,个人主义不等于自私,这同社会主义不同于平均都是一个道理。中国向来提倡集体主义,反对个人主义,只是由于市场经济的发展,提法逐渐正在变少。人们都深信,集体主义提倡奉献,这是种多么高尚的举动,而个人主义思考问题总是从自我出发,并从自我扩展到社会,这种行为是多么的自私!然而,现实又是多么具有讽刺意味啊!欧美等大都是奉行个人主义国家,中日等都是奉行集体主义的国家,欧美国家公民无论是思想道德素质还是社会责任意识都远比奉行集体主义国家的公民好许许多多。这是事实!如果仍有怀疑,翻开历史,彬彬有礼的日本人在二战中杀人如麻,杀人比赛,奸淫妇女,没有他们干不了的事。百姓是无辜的!文化大革命,又有多少人以非人的方式迫害人、折磨人,把人往死里整。这些人干了这些事却毫无愧疚感,反而表现出了优越感,因为他们觉得他们是在为国家、为民族干大事!二战如此,文革亦如此。欧美人行动却时时诉诸内心,以法为规。的确,一个长期在集体主义道德观笼罩下的民族必然是道德水平低下的民族。
     个人主义分为许许多多的方面,有政治个人主义、经济个人主义等等,由于篇幅,我们着重强调著名的霍布斯的伦理个人主义。霍布斯认为,善恶不是事物内在固有的属性,而纯粹是个人主观意向的产物,是个人的选择。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善或恶,善恶仅仅是个人的判断而已。霍布斯曾明确指出,善、恶、正义等只是一些名词。它们本身“不能成为任何推理的真实的基础”,因为它们的意义是不固定的。比如,“一个人所谓的公正,另一个人会称之为残酷;一个人所谓的大方,另一个人会称之为糜费;一个人所谓的愚笨,另一个人会称之为庄重等等”。这一观点对自由主义至关重要。原因很简单,如果万事万物都有一个正确与错误的区分,如果人的任何行为在本质上都具有善或恶的性质,那么,个人自由选择行为的余地就不存在了。
(二)自由原则
      自由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积极自由,一种是消极自由。通常,西方自由主义都是奉行消极自由主义。消极自由就是一个人有权利去做他想做的事,而不受外界干扰。以吃饭为例,国家规定,每个人都有吃饭的权利,但你是八点吃饭还是十点吃饭,你是在食堂吃还是在饭店吃,甚至你有没有钱吃饭国家都不管,国家只是认为你有吃饭的权利。积极自由则认为,国家应当扮演积极的角色,应当创造条件去实现人们的权利。如果你没有钱吃饭,国家就应该发放救济使人们吃上饭,从而使人们享有吃饭的权利。但是,西方资产阶级思想家大都反对国家干预,反对实现积极自由主义,反对实行累进税制。一旦政府要求实行积极自由主义,那就必须拥有资源,也就必须对贫富进行调节,这样,对富人多征税也就成为了必然,他们认为,这样一方面侵犯了富人的私有财产权,另一方面,国家和政府可能借“社会需要”的借口任意干涉人们的私人空间,从而影响人们的自由。
      马克思生活的时代正值自由资本主义上升的时期,政府扮演着“守夜人”的角色,政府只提供宏观安定。对此,马克思曾辛辣地嘲讽资产阶级自由的虚伪性与欺骗性,这就好比百富翁与一文不名的乞丐一样地拥有国家规定的权利,百万富翁在别墅中过夜,而乞丐只能在天桥下面过夜,名义上他们都拥有休息的权利。我们的政治教科书上长期写着:“资产阶级以其表面上的平等掩盖着其实质的不平等”,说的就是这种情形。对此,柏林的反击是,虽然说我没有这种能力,但我拥有这种权利。不能说我没有自由。当然,今天的时代同以前大不相同。西方诸国在经历二、三十年代的大萧条后,国家对社会的干预大大加强。笔者认为,对于有特殊困难的人员的救济将唤醒人们的良知,也体现了社会的爱心;而过分的福利制度将使民族伤失竞争力,整个社会将成为懒汉的天堂。

四、自由主义的批评

     自由主义受到诸多的批评,有来自社会主义理论的批评,也有来自资本主义内部保守主义的批评。其中,法国的梅斯特尔对自由主义的批评特别耐人寻味。
     梅斯特尔认为,人并非是生而自由的,人就其本质而言,生来就倾向服从。在梅斯特尔看来,个人在本质上是“脆弱的、盲目的”,他从来没有稳定而持续的喜好与选择,“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要什么,他常常要那些自己并不想要的,而不要那些自己想要的”。更糟糕的是,“他经常对自己已经得到的感到不满足,而热爱那些自己尚未得到的”。这样的个人如果从权威的控制下解放出来,不仅是社会的不幸,而且也是他人的不幸。
     以个人的非理性为由反对个人的自由,反对民主政府,这是梅斯特尔之后,自由主义批评者一个持续的主题。奥地利经济学家熊比特的批评更为直接。他形象地写道,人们在选择与自己生活密切相关,而且自己十分熟悉的消费品时尚且受到广告的影响:一位时髦女郎的广告可能使一种香烟品牌在吸烟者中大受青睐。对于与个人生活相距甚远的政治问题,人们的判断力肯定会比吸烟者对香烟的判断力更为低下。在这种情况下,鼓吹所谓自由、民主是毫无意义的。
     自由主义者思想家则认为,人们也许会选择时常犯某些错误,但不容忽略的事实是,他们的选择总是比别人以他们的名义为他们所作的选择更符合他们的真实愿望。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