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万千世界

民族复兴,匹夫有责

 
 
 

日志

 
 

西方哲学史研究取得重要进展  

2008-06-16 20:12:43|  分类: 哲学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晓亮

     《人民日报》 ( 2008-06-10 第07版 )

  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学者以繁荣和发展我国哲学社会科学事业为己任,在西方哲学史研究领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改革开放为我国西方哲学史研究事业带来的巨大而深刻变化,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回顾与反思

  改革开放初期,针对“文化大革命”中我国思想文化和学术研究领域的不正常情况,我国西方哲学史研究工作者进行了认真的回顾和反思。他们在肯定新中国西方哲学史研究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着重指出了学术研究中不同程度存在的简单化、僵化和教条主义倾向。

  对西方哲学史研究本身的再认识是上世纪70、80年代的一个热门话题。许多学者指出,过去西方哲学史研究中出现的片面性和简单化倾向,从理论上说,首先是由于对哲学史性质的看法存在偏差,往往把哲学史简单地看成是社会政治状况的直接反映,只看到它对社会政治现实的依附性,而忽视了它自身的特定对象、任务和规律,忽视了它在范畴、概念、体系和理论发展上的相对独立性,忽视了它与人类认识发展的密切联系。在研究方法上,没有正确理解和运用阶级分析的方法,没有看到现实政治关系对哲学思想的形成和发展具有重大影响,简单地以阶级立场和政治态度划线,用“贴标签”的方式来代替对哲学思想内在发展规律的研究。这种方法,妨碍了研究工作的科学性和进一步深入。

  在反思的过程中,着眼于我国西方哲学史研究事业的发展,许多学者强调,西方哲学作为人类精神文明的宝贵财富之一,我们应当全面客观地看待它,实事求是地探讨它的发展规律和本质内涵。在研究中,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汲取西方哲学的有益成果,丰富和发展我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为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

  应当说,我国学者的反思奠定了30年来我国西方哲学史研究求真求实、强调中国学术特色、重视中西比较研究的思想基础。

  译研并举

  做好翻译工作,掌握第一手资料,是搞好研究工作的前提条件和必不可少的基础性工作。这是由我国西方哲学史研究的特点决定的。做研究家的同时做翻译家,以翻译促进研究、以研究带动翻译,研究与翻译并举、两者相辅相成,是我国西方哲学史研究长期经验的总结。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出版的西方哲学史译著不胜枚举,其中不乏精品。除了单本著作和经典译丛类著作,还出版了一些重要哲学家著作的全集本或选集本,包括苗力田主持翻译的《亚里士多德全集》、梁志学主持翻译的《费希特选集》、王晓朝翻译的《柏拉图全集》等。在我国的西方哲学史研究中,这种大规模的翻译工作是前所未有的,表明我国对西方哲学的介绍和研究进入全面、系统的新阶段。学者们也不再满足于对西方哲学家个别观点和个别论述的局部性研究,而是注意从哲学家思想发展的整个过程来把握其理论特点和实质。此外,对西方学者撰写的哲学通史和断代史著作的翻译受到重视,断代哲学史、国别哲学史有多种译著出版。这表明,如何借鉴西方学者的研究成果,从整体上把握西方哲学的发展脉络和内在联系,更好地开展对西方哲学史的综合研究,成为我国学者关注的重要问题。

  专题研究与通史研究相结合

  同许多学术领域一样,改革开放初期我国西方哲学史研究具有某种恢复的性质。建立符合新时期要求的教学和研究体系,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发现和创造新的学术增长点,是这一时期的主要工作。

  在基础理论研究方面,为了恢复和推动西方哲学史研究工作,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作了很大努力,率先创办《外国哲学史研究集刊》,为当时学术文章的发表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园地。1984年至1987年,由汝信、王树人、余丽嫦主编的10卷本《西方著名哲学家评传》和王树人、余丽嫦、侯鸿勋主编的配套著作《西方著名哲学家传略》出版。这是我国系统开展西方哲学史研究以来所完成的最重大工程,是对此前我国西方哲学史研究工作的一次全面总结,为当时我国的西方哲学史研究体系勾勒出一个基本框架,为开展更深入、更有针对性的研究提供了一个系统性的平台。

  在宽松的学术环境和鼓励创造性专题研究的氛围中,上世纪80年代初期有一批较高学术水平的西方哲学史研究专著问世。其中,叶秀山的《前苏格拉底哲学研究》、汪子嵩的《亚里士多德关于本体的学说》、张世英的《黑格尔〈小逻辑〉译注》、王树人的《思辨哲学新探》等,都产生了较大影响。上世纪90年代以后大量涌现的研究专著,更体现了新形势下我国西方哲学史研究中的新视角、新趋向、新观点、新方法。比如人民出版社推出的系列丛书《哲学史家文库》,以哲学史研究专著为选题范围,收入了一批西方哲学史研究专著,形成了一定规模,产生了较大影响。

  除了专题研究,西方哲学史研究还必须重视通史研究。通史研究更注重对哲学发展脉络的整体把握,更注重对哲学概念演进的历史概括,它涵盖更悠久的历史年代、更众多的人物流派、更广阔的论域范围、更复杂的思想关联。因此,撰写哲学通史是一项具有全局意义的系统工程。国内学界为填补这个空白作出了很大努力。2005年,由叶秀山、王树人主持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重点课题《西方哲学史》(多卷本)全部完成并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